不甜γ

圈名即不甜。
想被抱啊。

【BDKO】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60 hour半番外)

一辆不快也不稳的车。

上篇   双波

中篇   无cp

前情提要:震荡波送了个叫blank的孩子给声波当礼物,霸天虎众接力传棒带他体验了各种经历,倒数第二棒是冲云霄。

给 @牛蛙sama. 的点梗。擅自写成番外实在抱歉,希望不要嫌弃。

本来是打算写清水向的,被点了梗以后就开脑洞了……有部分正剧。

———正文————

如今世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第六感的真实性。这说到底是一件好事,因为有时我们作为动物,本能的正确性要远超于作为逻辑生物的理性分析。而可以肯定的是,逻辑比本能出现的时间要晚得多,如此却要以逻辑冒昧地去否认本能的存在性与必要性,实在是愚不可及的一件事。我们既无法用公式来推知身边的不详气氛,也无法用数据分析出初次见面的某人身上令人厌恶的感觉来源于何处,更无法用逻辑推断出一个喜怒无常作息时常变更的领袖会在何时出现在报应号上环陆桥的出口。

这便是如今出现在冲云霄脑海中的内容。

站在银色的机甲面前,冲云霄黄澄澄的光学镜睁得大大的,手放在腰的两侧,做出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只有呆在他脑袋上的blank通过数据分析仪,知道他的心思早已飞到几个星系外去了。

“冲云霄,这种随意外出的行为是要遭到强烈谴责的,尤其是在我们双方的战斗越来越激烈的当下。”

冲云霄的翅膀在背后拧了起来,看上去有点像是幼生体在玩自己的爪子。他俯视着面前比自己矮上不少的威震天,认真地凝视着他头上的那个铁桶,开始想象有雨水积在那坑坑洼洼的沟壑里头。

“而且作为对幼生体的训练,这种过于温和的无聊方式实在是太懈怠了。身为霸天虎的希望与新生的火种,这个小家伙——叫什么来着——应该尽快投入到实战中。”

冲云霄的爪子避开blank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在心底叹了一口长气。上一次陛下否定“过于温和”这个词,是在他提出和骇翼玩接球,却由于太过用力将甲板砸穿后,在匆匆赶来的声波面前批评骇翼的时候。上上次是在忘我地殴打红蜘蛛,不小心砸穿震荡波实验室的舱门还毁坏了几个实验器材的时候。再前一次是第无数次循环播放汽车人领袖的战斗录像,一边盯着看一边摇头,批判对方作战方式的时候——

“所以,本着以身作则的方针,我命令你们现在带他去支援一处正遭到汽车人攻击的能量矿。”

“什么?”冲云霄因为“汽车人”这个字眼一下握紧了拳头。

“现在去叫打击,还有嚷着要红蜘蛛,我们来给这个小家伙好好上一课。”威震天自然地向冲云霄脑袋上的blank伸出手,伸到一半却发现对方的头远在自己的手能够企及的高度,于是在原处僵了一会。blank立即主动从冲云霄的脑袋上一跃而下,巧妙地化解了尴尬。

“好的,陛下。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冲云霄摆出一个士兵见了长官后的立正姿势。威震天露出十四颗白花花晃TF眼的鲨鱼牙,带着肩膀上的blank扬长而去。此刻冲云霄那兴奋的CPU,已经毫不犹豫把威震天上次邀请骇翼,上上次殴打红蜘蛛,还有前一次播放录像时也露出过这种冠冕堂皇的搞事神色的记忆,一股脑地抛到U球的另一头去了。

“击倒,在我们回来之前,我希望你能准备好庆功宴所需要的能量块与高淳。”在环陆桥的出口前,威震天对他的军医兼调油师下了命令。

“好的,包在我身上,陛下。”击倒靠在墙壁上懒洋洋地微笑,只是在看到打击时故意别开了光学镜。打击盯着酒红色机体的后轮犹豫了一下,最后下了决心似的抬起头,走到威震天面前。

“陛下,恐怕击倒无法完成如此重大的筹备工作,请容许我助他一臂之力。”

“什么?”击倒立马站直瞪大了眼睛,和红蜘蛛同时发出一高一低两声尖叫。

“也好。只是如果我们回来以后工作还没完成,就拿你们两个是问。”威震天深深地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打击与惊慌失措跑上前来的击倒,率先走入了环陆桥。打击看到blank在冲云霄肩上偷偷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陛下,我强烈建议——”

“霸天虎们,迎击!”一声令下以后,疑惑地回望着的冲云霄和气冲冲地盯着打击的红蜘蛛也都消失在环陆桥的另一头。

“……所以,我想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打击耸耸肩膀,看着垂头丧气的红色跑车。

“看锤!”随着隔板一声怒喝,几个霸天虎杂兵像是他们脚下地面飞出的石头碎屑那样,被高高抛起的同时狼狈地向后飞去,落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发出一声巨响。“哈!一伙霸天鼠。”

“隔板,不要大意。”身材纤细的蓝色摩托从一块高处的岩石落下,在坠落的途中快速变形,并用精确的角度和狠辣的力道,一脚踹飞了鬼鬼祟祟逼近绿色装甲车身后的两只机械昆虫。“我们这次的任务主要是侦查而不是应敌。”

“Beep,Beep。”大黄蜂赞同地点了点头,迅速地转身开枪击退了几个杂兵。

“大黄蜂说得对。虽然汽车人不畏惧战斗,但他们人数众多,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和威震天接触。”挥舞着激光枪的擎天柱一下击穿了最后两个霸天虎守卫的防护板,环视一圈后打开面罩和部下们说道,“现在让救护车打开环陆桥,我们需要能源补充……”

“如意算盘打得倒挺响嘛,擎天柱。”从领袖的背后浮现出一个熟悉的银白色身影,一并出现的还有那专属于霸天虎首领的低沉声音。

“威震天。” “啪”地一声合上面罩,在转过身的一刹那,领袖的双手便变为了尖刀交叉在胸前,不偏不倚接下了一发火力强劲的融合炮,即使如此还是被那冲击波震得倒退了几步。

“不愧是你,背对着我还能接下这击。”威震天冷笑着上前几步,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迅速聚集起来摆出对敌姿态的汽车人们,同情似的摇了摇头,冲云霄上前伫立在他身侧。那银白色的机体似乎是一块特殊的磁石,将身周一切试图逃离的光线都无情地抓住,拖回,撕裂再吞噬,营造出一种明晃晃的坦荡黑暗,仿佛能与世间最强大的光明相对抗。“不过我倒要看看,你那些软弱的伙伴们能否敌过我的精锐部下。”

在一旁的岩山上,blank被嘴里念念叨叨的红蜘蛛送到了相对安全的位置上。他晃着腿打量瞅着威震天一脸不耐烦的F-15,在内置新建的“战斗流程”文本上认真地写下了第一行。

【与汽车人作战第一步:互放狠话。】

思考了一下,blank又在下头添了一句。

【不要在偷袭之前出声,否则失败率为百分之百。】

“把黄色和蓝色的那一罐混在一起,放五分钟再加到那边的离心机里。”击倒一边指示着打击,一边把手上两只试管里的液体一起倒入一个锥形瓶里,“在那五分钟里把我左手边这些容器都洗干净,然后去把微波炉关掉——”

“击倒。”打击站在原地,耐心地看着盯着忙碌得头也不回的军医,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干什么?没听清吗?那我说最后一遍。”击倒的脑袋转了一下,将盛装着奇异颜色的瓶子放在了一边,又拿起了一个密封罐头,打开后将里面的能量矿石倒在一个金属臼中,“把黄色和蓝色的——”

“我们得谈谈。”打击上前一步想抓住击倒的手腕,虽然被红色跑车不耐烦地躲开了,但他并没有因此停下嘴上的话,“你和我已经——”

“得了吧,我不想谈。”击倒往旁挪了几步,拉开与蓝色装甲车的距离,伸手取下了挂在墙上的棒碓,“闭嘴,打击,然后干活。”

看着目不转睛盯着金属臼中矿石逐渐分崩离析直至变成粉末的击倒,打击没再说下去了。他感到自己就要像以前一样,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乖乖听从击倒的命令去摆弄那些瓶瓶罐罐了。他想起了美术馆中blank对他说的那番话,让他不要找借口不要逃避实验可能性之类的陈词滥调。从他人那儿轻易得来的道理,实践起来总是毫无现实性可言,他自嘲地想。总有无论如何奋力奔跑也抓不住的家伙,也有用多少铝热剂也弥补不了的裂缝,到最后像我这种庸众连步都不敢迈的情况,最终也比比皆是。现实总是无可奈何的啊,小家伙。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他再一次赶上了红色跑车的脚步。

“不行,击倒。这次不行。”击倒的手腕被狠狠地抓住了,以一种粗暴得与那手的主人真实性情相悖到难以置信的力度。

“这一次轮到我,你必须好好听着。一直是你说我听,太不公平了。”抬起眼,击倒对上了打击一副鱼死网破的神情与瞪大得仿佛要燃烧起来的光学镜。

“我们两个,必须结束这种——”

蓝色装甲车激动的话语被一声巨响打断了。他愕然地瞅瞅被摔碎在工作台上四分五裂的金属臼,再看看对方猩红异常的光学镜。

“结束是吧。”击倒语调平静地从面目全非的金属碎片中拾起尚未破碎的棒碓,用同一只手的手肘撑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腰上,歪着的身子侧过半边来瞧着被吓得失声的蓝色机体。那样子真是他炉渣的性感极了——即使在这种极度紧张的氛围中,打击仍不由舔了舔干燥的唇甲,然而下一秒他就差点咬断了舌头。

“结束你个头啊!”伴随军医的一声怒喝,棒碓也紧追着与之配套的金属臼的前尘,被硬生生砸成几段。击倒从一边的架子上抓过一个棒状搅拌器,用它像是角斗士比剑一样戳着打击的胸口,把比自己大上许多的装甲车硬生生逼到了墙壁边,“你说结束就结束了?!做梦去吧你以为自己涂漆阳刚一点,块头大一点,床上功夫不错一点就了不起了吗?这艘船是被施了能让人自说自话的魔法吗?谁允许你擅自接近又擅自远离我的可是你先喜欢上我的啊混账家伙!分手什么的你以为你说了算吗?果然你又看上了谁移情别恋了吗?要不要我把你的CPU拿出来看看上面装的是——”

“等等等等等等!”打击的接收器在一片咒骂声中终于奋力抓住了只言片语,“谁说要分手?”

“他炉渣的不是你说要结束的吗?”击倒眯起一只光学镜,似乎下一秒便要将机械爪变形为轰隆作响的圆锯。

“我是说结束这种莫名其妙的状态!”打击终于得到了一点喘息的空隙,伸手轻轻把击倒往后推了推,“我受不了,这种连对视都不允许,连话都说不上,连吻都接不了,什么都做不了的情况!我喜欢你,喜欢得连火种都作痛了(击倒在旁边余怒未消地吼了一声:“你以为我不喜欢你吗蠢货!”),所以我希望你过得更好,能被陛下赞扬,能被更多人喜欢,能分到更多能量块,还能在疲倦的时候尽情休息,但我实在无法忍耐——”

“好吧,换我叫停了。”击倒退了几步,将棒状搅拌器顺手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感谢U球,这回他没有把它弄断——“所以现在是,咱们没有人要分手?”

“当然没有,普神在上。”打击微微喘着气回答。

“所以你最近一直不找我,躲着我,竭尽全力不和我同框,不是因为不喜欢我了?”

“不是。”

“换句话说,你是因为喜欢我,才做出这种让我气得发昏的事?”

“我不知道你会这么生气。”打击芯有余悸地回想起击倒刚才那足以将棍子插进自己火种源的力度,“每次你不耐烦的时候,我都觉得你是不想被我打扰,所以即使我担心得要死,我想来想去也不敢找你。”最后一句话之后他小声补充了一句,“想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也是。”

“所以这就是我每次走过你的时候都觉得胸口闷得要死的原因。”击倒恍然大悟地点点脑袋,停顿了一下视线移向脚面,“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厌烦我了呢。”

“怎么会?我的U球,你……”打击凑近他的火种伴侣,注视着击倒身上每一处闪耀得像是星辰的漆面,停了一会才说,“完美无缺。”

“好吧,好吧,你这石头。”击倒不自然地转过头去,用爪子遮住了打击火热的视线,“每次我说别来烦我的时候,那只是我的心情不好罢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其实是最需要你的。无论谁惹我生气了,那都不是你的问题。无论怎样我最喜欢的除了自己就只有你,所以你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好了,明白了吗?”

尽管光学镜被击倒捂着,打击还是乖巧地点点了头。

“而且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答应你吗?”击倒的爪子向上移,露出打击的光学镜,抓住打击的头雕往下拉,狠狠地亲了这个傻不拉几还总是摸不着头脑的大个子一下,松开手让措手不及的打击抬起头,退了一步冲着他露出一个笑容,“因为在你旁边心情总是会变得很好。就像这样。”

“……那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和好了,可以做好久没做的那个了吗?”

“什么?你是说——”击倒说了一半,忽然意识到那是什么。仔细地眨着光学镜思索了一下,他耸耸肩膀,背后的车门翼跟着垂下,严肃地说,“我想,大概是这样。”

歌曲: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Grandtheft/Jackal

强烈建议搭配BGM食用。

CAR.LONG CAR.VERY LONG CAR.F**K.

【↑你们知道我被吞了多少次吗?!】 


“打击,做得不错。”霸天虎的帝王尝了尝新调的油酒,觉得很满意,丰满鲜活的口感让他有一种吟诗的冲动。他瞅了瞅手里颜色多得像是油画一样的液体,忽然记起了什么似的,“只是我很想知道,我特意定制的玻璃杯,怎么只剩这么几个了?”

“陛下,您忘记了吗?今天红蜘蛛闯进的仓库中就储存着您的酒杯,不是大部分都被砸坏了吗?”打击尽量语气平静地回答道。就在刚才他贿赂了负责清点损坏物品的杂兵,后者表示就算没有打击请求他也很愿意为红蜘蛛加上这一笔。

“见普神的红蜘蛛。不过酒杯固然珍贵,但远比不上他损坏的能量块有价值。”威震天想到这里怒从心起,干完了整杯油酒后猛地握碎了酒杯,“这笔账还没算完。”

躺在震荡波实验室里的红蜘蛛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

————————

一辆正儿八经的车开了这么长,还发现自己不会开车……(对手指)这次试一下双镜头的写法,不如说全是用话语连接在一起的拼凑作品。试着把柱子和威总的对话和BDKO的结合在一起,好像并没有变得色气。

这个梗点得很有趣啊,那时候光是看网易云评论就在想“哪一天要试试这个就好了。”不过这样的话,好像就会被人发现自己的歌单里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话说回来,刚入坑的时候其实最喜欢的是BDKO,双波是排在后头的,因为同框的次数实在是少。后来不知不觉就写了好多双波……BDKO反而是最近才写的。总感觉两个人其实相处的方式很难把握到点上,一不小心就会写成毫无理由的爱或者廉价的爱。这篇把握得也很忐忑,以后慢慢改吧。

希望有更多宝宝来点梗呀。(戳这里


(话说这篇文原来好像是双波中心,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明白)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