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甜γ

圈名即不甜。
想被抱啊。

【养娃中心】60 hour (上)

无明显cp,双波为主

“无论要重申多少次,我仍要说这并非是我的错。”

【检测到心虚。】

“允许我为自己用词的不精确表达歉意。这个事件,这次行动,这个产物——无论如何都能算是不能算是错误。相反,是绝无仅有的伟大成功。”

【结论:嗤之以鼻。】

“情报官,我并不介意再次提醒你。你脚边的这个生物,象征着霸天虎的科技在今天产生了质的飞跃:我们已从只能创造物质的狭隘被动局面进展到了能自由创造生命体的高超境界。建议:将你的眼光放长远些,然后去仓库里取出高淳能量液举办庆功宴。”

【改变评价:厚颜无耻。】

“请不要借那嗞嗞作响的触手打断我的论述。从另一个角度说,繁衍是生物基于本能与权衡,为延续种族所合理进行的,产生后代的生理过程。再者,这个幼生体经过检测,已证明是思维与能力都远超庸众的产物,若进一步强化定是强大的战力。综上所述,并无否定的充分理由。”

【……闭嘴,短波(Shortwave)。】

“提醒:在你我名字如此相似的情况下,发泄怒气的最优解无论在逻辑还是情感上——”

【同意。已得出最优解:将他炉渣的科学家送回火种源。】

科学家正欲再次反驳的时候,突兀地插入两人剑拔弩张的对话之间的,是门被打开的刺耳声音。

准确地说,是被撞飞后做着平移运动的门的下缘,直到与墙面撞击前一直摩擦地面,所发出的巨大噪音。

门外是以举着融合炮的威震天为首的霸天虎高层各众,只是每一对光学镜都睁得硕大,散发出比平日更加浓郁的血红。房间里头的三只,不,五只光学镜与外头密密麻麻的红色光芒默默相对。

所有赛博坦人在察觉到那房间中多出的一对光学镜后,都陷入了难以自制的沉默。

那么,把时钟往前拨回大约一赛博坦分前。与这段混乱暂且绝缘的时间。

当早起巡视的声波心情不错地打开震荡波的舱室门的时候,看见了坐在充电床上的震荡波与他膝前一个素未谋面的幼生体。后者闻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便已十分自然的语调高喊:“母亲。”

声波歪歪脑袋,不假思索地关上了舱室门,让思维模块以惯常的高效方式运作起来。

首先调出昨天的记忆数据浏览一通,确定这个幼生体直到昨天结束都没有出现在他的CPU中。然后调看手臂上的微型航行记录仪,确认昨天在没有他监管的情况下,报应号并未接收外来飞船或于地表某处短时间降落。结合现状来看,从所处位置推断出这是震荡波的实验产物,从幼生体应有的智力水平入手,稍加分析便可得出“母亲”绝非其自发的称呼。所以刚才那里发生的场景,其实是震荡波与他的实验玩具,联合起来上演的一出戏。才不是什么认亲。

话说回来,震荡波在自己长期的开导下,至少对于“幽默”这个概念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可喜可贺。但如果说结合那对逻辑执着得有些变态的头脑,果然还是会不由得向恶趣味方面靠。不过,只是为了取悦自己开的玩笑,那作为一个成熟的火伴,怎么说也不能打击这种心意。那么就做出完全没有被吓住,若无其事的样子,以一个高素质的前议员应有的礼节说出那句经典台词“探测到幽默。结论:很好笑”就大功告成了。

声波心情平静地再次推门进去。

转过一夜未闭却比平日生生高出几个亮度的光学镜,震荡波用诡异的上扬语调冲他说:“这是我用最新的火种融合技术制造的,独一无二的奇迹。”

“声波,来见见属于我们两个的幼生体。”

几秒后。

“嘭”的一声,舱门又关上了。

冷静下来。这可以理解是震荡波在情绪理解的领域取得的突飞猛进。果然不能小瞧啊,科学家的大脑。短时间内竟将剔除得一干二净的情感模块的功能恢复到连“撒谎”都易如反掌的境地。不是什么举一反三,简直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无中生有嘛。太伟大了,简直就是变魔术,不,是碳基所说的魔法。为魔法师震荡波,献上掌声与鲜花。

退一万步,就算从最糟糕的表面理解,这只不过是火伴想出自己意料,未经告知便献上的惊喜罢了,不合心意也是无可奈何的。说到底世间的送礼,纯粹是送礼者对被赠送者强加的好意。根据自己心目中的理解就擅自判定对方的喜好,并还要以破费或劳神的形式来向他人强硬地展示“看!我心目中的你就是这样的!”这样失礼的行为,无论怎样都很难使对方称心如意吧。搞不好还要大发雷霆咧。到最后送礼者的心情倒像考前祈祷试题难度不要过高的的学生一样,向对方展现好意还要弄得战战兢兢的,让人想起被喜怒无常的管理员虐待得不合时宜开屏的孔雀。怎么说也太可怜了一点。没办法,自己已经是个成年TF了,已经过了稍不顺心就大发脾气的年龄,倒不如说由于工作的缘故,自己已经到了逆来顺受也能泰然处之的地步。汽车人什么的红蜘蛛什么的,一个纯洁的属于自己的幼生体什么的,仔细想想比起战争没有什么是不能容忍的。理解万岁。忍耐万岁。

但是,即使是成年TF,遇见不顺心也有不得不发泄的时候。作一些幼稚的举动,踢踢路边的石子,踩踩落地的干燥枯叶,或者是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无论怎么被抱怨最终也一定是会被原谅的。

所以,接下来就由声波示范作为一个成年TF,遇见这种情况的时候应该做出的成熟举动。

“——————!!!!!!!!!!!!!!!!!!!!!!!!!!”

毫不迟疑地使出了音爆。

以最大功率瞬间在每个霸天虎的耳旁炸响的,足以使机体直接冲下充电床的音爆。

挥洒着大量以音符组成的感叹号,像是彗星的长尾扫过天空一样,扫荡着摇摇欲坠的报应号。

比起踢石子,更像是高举路边的巨石砸毁邻居房屋的泄愤。

开什么玩笑——

“所以,你在声波不知情的前提下,攥取了他的部分火种,和你的融合在一起以后创造了一个幼生体。”击倒喃喃地复述着这个事实。

“是的。我记得他以前很喜欢孩子,而且霸天虎往后确实需要能力远超杂兵且可量产的战力。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高兴。”震荡波望着与威震天一同匆匆远去的声波的背影,光学镜明显地黯淡下来,可以看出他的逻辑程序正在大量实验可能性并不断出错。

“说不定是涂漆不行呢,毕竟这小家伙身上可没几处完整的漆面。”击倒抱起那个自说出那句惊世之言以后就一言不发的紫色幼生体,后者的闷声不吭让他更加确信那火种中绝对有声波的一部分。“我带他去医务室检查一下各项机体性能。”

“有劳。”震荡波的逻辑程序显然还没有思考出声波生气的原因,无暇顾及幼生体。

“来吧,小家伙,看看你喜欢哪个。”击倒把打击从仓库里搬来的一大箱子涂漆一列排开,仔细地打量着小家伙猩红色的光学镜。谢天谢地,震荡波好歹给了他一张正常意义上的面部装甲。“七彩星空喷漆怎么样?说实话这个色号我一直想在谁身上试验一下,但打击的涂漆比较阳刚我不太想毁掉,红蜘蛛又一直不肯试,所以就决定是你了。来,现在先把身子转过去——”

“母亲的评价没有错。你果然是个臭美的家伙。”幼生体突兀地开口。

“什么?我才没有!声波竟然这么说我——”击倒条件反射想反驳,忽然回过神来,“声波怎么会跟你讲这个?”

“母亲没有。是他的火种告诉我的。”幼生体尖锐的爪子抚上自己胸前的火种舱挡板,“我兼有父亲的逻辑程序与母亲的情感模块,并且可以共享他们的记忆与感受。”

原来如此,果然是个怪物。击倒看着幼生体两肩上所装配的氖射线不禁哑然。

“根据逻辑演算得出,如果我此刻不开始完成我原本的工作,我的父母亲就会陷入长达以年为单位计算的冷战,而在这过程中任意一方死去或失踪的概率并没有达到足以忽略的地步。所以,请现在把我送到控制室。”

“嗯,我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呢?”击倒放下喷漆抱起手臂,想在幼生体面前显示作为成年TF的威严。

“我不会将母亲用以威胁你而特意留下的飙车视频提前上传给威震天陛下。”幼生体一句话就把击倒伪装出来的威严敲得粉碎。

闷骚的家伙平时原来一直在做这种事啊。自己以前过得,简直是蒙着眼后把钢丝当作桥梁大步走过,在急湍悬崖之上放声高歌的人生啊。

“好吧,好吧!可我不太确定声波愿不愿意见你。”击倒心有余悸地想起刚才的音爆,要是再长一会他的接收器可能都要报废了。

“没关系。虽然以父亲的逻辑程序无法推断出原因,但很不可思议的是——”

幼生体顿了顿,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稍许困惑。

“虽然我想母亲大概误会了很重要的一点。”

“即使如此,他的芯里仍没有憎恶我的情绪。”

【六十个大周期?】

声波通过内置通讯系统向背后的幼生体再次确认。

“准确地来说,是五十个大周期又三十八周期。50小时38分。”幼生体切身地感受到声波深邃面甲下的复杂心情,“这就是我能继续存活的时长。”

“是的,父亲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我作为可成长生命体培养。他只为我预先放入了最低限度,但足够让我完成各项性能测试的能量块作为我的供能来源,并且将能量舱设计成了不可拆卸更改的结构。”

“所以放心吧,母亲芯里所描绘的将要长期赡养照料我的蓝图是不存在的。”幼生体沉静地下了断言。他原以为声波会由于他的解释而如释重负。

但就如同记忆一般,母亲果然不是父亲的逻辑所能描述的存在。声波只是停下手头的工作,转头静静地看向幼生体。隔着面甲,幼生体却更深刻地体会到了声波芯中涌动的悲怆。震荡波并未拆除他的情绪模块,而现在那其中所产生的情绪便是未能满足期待的局促不安。他按照逻辑做出的举动,并未得到演算得出的结果。为了能让通过火种连接所传来的沉重情绪有所好转,幼生体主动走向了控制台。

“作为母亲火种的暂时继承人,请允许我为您分担一部分责任。”小小的机体以与他的身材毫不相符的敏捷攀上了控制台,并灵巧地躲过声波为了阻止他而伸出的触手。

快让开,声波想,我不需要一个幼生体来为我做这些。然而在他目睹幼生体的腰侧伸出的两条除了管径外与他一模一样的触手那一刻,组织的所有严厉语言都在那一刻化为虚无,黯然失色。

“尽管父亲没有告诉您,但他创造我的初衷便是减轻您的工作负担。所以在机体的设计与功能上,我与您更加相近。”幼生体的发声器里有着明显的得意。能为母亲分担工作似乎使他感到由衷的高兴。“所以,我建议您现在回到充电床上休息。”

那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说吧。声波望着控制台上已开始熟练操作各个按键的幼生体,嘴里涌出了一股酸涩的机油味道。

“怎么了?火种共情的结果表明,您现在仍然不满意。”幼生体断开与控制面板连接的触手,来之不易的得意似乎又没了踪迹,“如果是在工作上出了差错,请您务必告诉我。”

声波望向茫然立在控制台上的幼生体,沉默半晌突兀地摇了摇头。没什么。

【震荡波给你起的名字是什么?】

不知怎的,这个话题使幼生体情绪模块中短暂沉寂的活跃部分瞬间启动。他面朝着声波,带着前所未有的骄傲抬起头。

“父亲说,为了体现我的职责所在,应该连名字也不会给母亲的处理器造成负担。”

“所以,我的名字是blank。”

“不会给任何人造成无谓负担的blank。”

“只需输入五个字母再按下一个回车,母亲的CPU中就会多出一个小小的空格。”

“那便是我——”

“那就是我了。”

【……】

看着控制台上兴奋无比的幼生体,声波连一个多余的空格也说不出了。

“怎么样?那套讨慈母欢心的小把戏没奏效吧?”击倒好整以暇地出现在控制室的门口。

“闭嘴。”幼生体在情绪明显低落的状态下仍不时抬头查看屏幕,以熟练的姿态操作着控制台上一排排按钮。“我连名字都没得到认可。”

“那不是当然的吗。”击倒不由得抽了抽嘴角。除了面前的小家伙,谁会喜欢那种名字啊。

“反正你失败了,那干脆放弃工作,来喷喷新漆也是没什么的吧。”

“绝对不行。”blank的脑袋滑稽地歪向一侧,否则他没法将巨大屏幕的数据一并浏览完,“我现在没有喷漆的心情。”

“胡说八道,我还没见过几个被我重涂了以后心情不好的。你只是在还没体验过的情况下,不明白喷漆的乐趣罢了。”

说什么闭嘴闭嘴的,再怎么成熟这小家伙毕竟只是个喜欢赌气的幼生体罢了。是被批评就垂头丧气,被夸赞就异常欣喜,渴望被摸着头鼓励的新生儿,随便给点甜头就会开心起来的。
至少击倒起初是这样想的。

“不,击倒先生,你才是一点也不明白。”blank头也不回,在噼啪敲打键盘的声音中平稳地说着。

“母亲并未憎恨我,但从种种迹象来看,也绝不可能喜爱我。我的父亲则是从一开始就没指望我活过六十蓝星时,即使在我的火种走向熄灭的过程中,他所唯一关心的仍是母亲的感受。那两个TF从没把我当做他们的孩子来看。但这并不是说我怀着任何程度的怨恨,倒不如说是恰好相反。毕竟在我之前的失败品有无数个。能活下来,或者说是能被活下来,对我来说就很幸运了。”

以并非企求怜悯的语调,blank加重了语气,继续说了下去。

“但即使如此我也绝对不能忘记。”

“我的出生——”

blank的出生。无用的出生。

“是不受任何人期待的。”

连臭美骚气(但有人陪伴)的医官也不如。连阿谀奉承(但绝对自信)的红蜘蛛也不如。连弱小至极(但被寄托了战争希望)的杂兵也不如。

不被赠送者期待,也不被被赠送者所期待,仅仅是一件无用的礼物。

用以维护关系制造的产物却成了关系破裂的源头。

“想代替父亲取悦母亲却弄巧成拙。不仅如此,还接二连三,完完全全地失败了。未能满足父亲的愿望,反而加深了母亲的沉重。再不做力所能及的事,就和废铜烂铁——”

幼生体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被击倒少见地打断了。

“有很大区别的啊。”

倒不如说,是和废铜烂铁之间根本的区别。

“毕竟孩子这种东西说到底,一出生便是要和父母作对的。”

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就会与成人的意欲相悖,从想法与价值观都与上一代出现巨大差异,这种时期被不愿意接受现实的父母们哀叹为“叛逆期”,但怎么想来都应该是理所当然的。能心满意足地接收,听从,跟随强加在自己身上,违背自己芯情的指令的,不是生命体而是机器人吧。

“能一板一眼地满足父母所有要求的孩子根本就不存在。倒不如说,有那种精神的家庭才绝对无法幸福——因为人的意愿是不断变化的。如果你像那些零件一样死板地遵循你父亲的指令,到头来谁也不会得到幸福,也不会被满足。”

即使看到的景观相同,不同的画家也绝对无法创作出一模一样的作品。即使看到的未来相同,不同的TF也不能保证在想法上保持绝对一致。即使是未能回应的期待,看做彻彻底底的人生失败,与挣脱他人施以的枷锁的大好时机,本质上都没有错误。

“可是母亲的工作必须得有人来完成。”幼生体眼里露出明显的渴望,但口头上还犹豫着,“否则他很有可能过劳死。”

“你是不是对声波有什么误解?”击倒好笑地摇了摇头,心想果然不愧是逻辑怪的孩子,“你的父母亲都是绝无仅有的聪明人,只不过声波与震荡波所负责的领域不同罢了,目前的工作还难不住他们。退一步从数值上来说,你的父母亲智力都是10,即使除开平均数,你的智力也高出威震天陛下。”

“什么数值?”

“没什么。总之,想作为一个生命体,真正被你母亲认可的话。想作为孩子,让关心自己的人如释重负的话,首先把你那空空如也一无所有的名字填满吧。”

以自身的精神与毅力得到他人的认可,连无尽的欲望与有限的缺陷也能被包容——想要被人爱上,只能让自己先爱上自己。换句话来说,先爱上生活,爱上生命才可以。
要在别人能接受这些之前,抢先一步以身作则地接受。
要在别人对自己有所期待之前,对自己充满期待。

“就让我聪明又帅气的击倒大人,把你那空洞的blank变得更加充实(full)吧!”

“才不要。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比击倒先生更加愚蠢(fool)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现在的小孩子啊。

——TBC——

废话流文风。

让击倒当了回人生导师。总觉得没有什么人比他更懂得享受生活。

无意识间为了营造出blank不受重视的氛围,连中文名也没起好。

比起cp更想讲家长与孩子之间互相接纳的故事。

下一节可能就是霸天虎众接力棒一般的带娃日常了吧。真是头疼,日常什么的太不适合我了。

评论(8)

热度(78)